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尊师重教中国排名全球第一?别忽略农村教师地位危机 | 今日话题

  • 澳门24小时登录地址
  • 2019-06-16
  • 458人已阅读
简介今日话题·腾讯新闻出品|第4392期作者/丁阳洋洋得义&n

    今日话题·腾讯新闻出品 | 第4392期

    作者/丁阳 洋洋得义

    争夺更好的教育资源,已经成为中国城市家庭的重中之重,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中国教师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然而,农村的情况完全不同。乡间少年对他们所能接触到的唯一的“知识代言者”——底层学校中的教师,更多的是“瞧不起”。

    “一块屏幕”可能会让农村老师地位进一步边缘化,但直播班学生还需要这些老师,非直播班的学生更需要这些老师。离开了师资,所有的技术所有的设备都有可能成为摆设。

    上月,有一则消息较少人关注到,“教师最受尊敬的国家排名,中国居首”。该调查由瓦尔基基金会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的访问而得出。近日,瓦尔基基金会创始人萨妮·瓦尔基为《金融时报》撰文,介绍了这一调查。她指出,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对教师特别重视,因而中国孩子的成绩比较出色。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中国人自然是有“尊师重教”传统的,但在如今,家长和学生对老师更多的可能是“惧怕”

    

    瓦尔基基金会是一家英国的非营利性教育机构,该机构今年根据对35个国家4万人的访问,编制了2018年全球教师地位指数(Global Teacher Status Index),试图解释教师地位与教育成就之间的关系。

    

    应该说,这个指数的结论是颇为符合大家的认知的。有重视教育传统和文化的亚洲国家,都显得颇为尊重老师。中国大陆、印度、马来西亚、以及印尼和韩国在教师地位方面的排名高于所有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和所有西方国家,包括美国、新西兰和加拿大。其中中国大陆位居全球榜首。对比之下,被调查的南美国家的排名全部位于后半部。巴西在35个国家中排名垫底。

    

    

    

    与这个调查相对应的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衡量的学生成绩。很多亚洲国家和地区在PISA排行榜上也是名列前茅:在数学方面,PISA上次评估的前7名由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中国内地和韩国学生包揽。在科学成绩中,前10名有7个位置由亚洲学生占据,在阅读方面,前10名有4个位置被亚洲占据。这与南美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拉美/加勒比地区位于PISA科学排行榜的后三分之一,所有评估指标(科学、数学和阅读)都低于平均值。(瓦尔基《尊师重教中国排名全球第一》)

    

    该调查据此得出,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一个国家想实现其各种目标,提高教师的地位至关重要。

    

    瓦尔基重点介绍了中国的教师节,说这种传统可以回溯几百年,现在是9月的一个全国性节日。在这天,小学生们会给老师送上厚礼。人们对教师的称呼总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个“老师”,学生们看到老师要鞠躬问好。

    

    这个认识当然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如果要深入讨论当今中国的教师地位的话,这些论据未免有些浅显了。想要解释为何在当今中国,教师受到如此重视,实际上有更为深刻的理由——争夺更好的教育资源,已经成为中国城市家庭的重中之重,而教师作为教育资源的核心,自然备受整个社会的关注。

    

    事实上,当今社会的许多现象都反映了这一点。典型的,家长在微信群里对老师“跪舔”——可不止是口头跪舔,基本上老师在家长群里布置什么作业,很多家长都要亲力亲为帮助孩子完成。又比如,看到今天的孩子性格顽劣,容易被各种娱乐项目分心,许多家长都支持把“惩戒权”还给老师,期待老师可以更加威严地管理学生,让孩子取得更加优秀的成绩。而那些有经验的教师,也基本上牢牢掌握着对学生的掌控权,甚至可以动辄要挟家长和学生。

    

    

    

    以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国教师地位能不高吗?与其说家长孩子们尊敬教师,倒不如说是“惧怕”老师。

    

    

    说教师地位高,主要集中在城市,农村人是否足够尊师重教,就要打很大的问号了

    

    

    前面提到的那些现象,基本上都发生在城市,在农村的话,就完全是另一个图景了。

    

    众所周知的一个问题是,农村学校的师资,难以令人满意。前几年,农村中小学的生师比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反映出农村师资的流失情况,最近几年,随着国家投入的增加,情况才有些好转。尽管如此,农村师资学历低、能力低、待遇低,依然是农村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

    

    中国青年报2015年发表了一篇由学者李涛撰写的报道,深刻指出,农村老师收入差、地位低的尴尬现实使少年们不断强化了着读书无用的逻辑。乡间少年对他们所能接触到的唯一的“知识代言者”——底层学校中的教师,更多的是“瞧不起”。

    

    

    

    在李涛调研的四川芥县云乡九年一贯制学校,一位叫张洋的九年级学生是这么评价农村老师的,“他们算什么呢?在这个社会里绝对属于被淘汰下来的‘产品’ 了,在社会上也没什么尊严,所以就只有在我们面前装装权威耍耍威风而已。我敢保证:在他们那批同龄人中,我们老师绝对是成绩最烂的差学生,否则他们也不可 能到农村学校里来当老师。”。

    

    另一位叫叶顾的男孩则如此描述,“他们在我们面前总是自以为高人一等,以为他们的价值观都是正确的,其实傻得很。这个社会成功就是看你钱多钱少,说那么多也没见他们赚多少钱,还总是自以为是地让我们向他们学习。说实话,他们每天赚的钱还不如我们村里出去给人做‘刮大白’的赚的多呢,他们一天在学校里‘装’的多累啊!”

    

    一位叫刘阳的班主任向自己的学生讲狠话,讲完冲出教室,结果这些九年级少年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该玩玩、该乐乐,有部分少年小声调侃: “拜托,谁浪费谁的生命?麻烦‘熊猫哥’(九年级少年给刘阳取的绰号,因为其体型很像电影‘功夫熊猫’)别来浪费我的生命!”(李涛《底层乡校:回不了的乡 入不了的城》)

    

    农村教师的尴尬地位,在教育界已成为共识。不少学术调查指出,农村教师在家长中的形象不可与往日同日而语,教师在学生心中的形象出现了明显跌滑。2015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全国教育调研联盟发布《全国基础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称,从全国总体来看,城区、镇区和乡村教师的满意度指数依次降低。有研究表明,乡村教师的职业倦怠中,班主任成为重灾区,一半以上的班主任主观上不愿意继续从事班主任工作,且乡镇班主任的职业倦怠水平显著高于县城和市区班主任。

    

    

    

    可以说,农村家长孩子早已不把农村老师视为需要争夺的“优秀教育资源”,这些农村老师也在自暴自弃,其结果就是,孩子不好好念书,家长对教育缺乏期待,农村老师也不把教育视为一项神圣事业,从而陷入了恶性循环。

    

    

    “一块屏幕”一定程度上能改变农村师资力量不足的情况,但如果农村老师地位进一步边缘化,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前段时间刷屏的《一块屏幕改变命运》,与农村师资问题,农村教师地位问题正好有着密切的关系。

    

    直播班的初衷,正是在于跨空间地改变农村学校的师资条件,让农村孩子有机会上全国最优秀老师讲的课。这个基本设想是没问题的。但在执行中,要考虑很多具体的条件。比如,农村孩子跟城市孩子基础不同,有很多农村孩子可能根本不适合上直播班,所以农村学校也只能是精挑细选,凑出一个生源合适的班级来上这个直播班。但其他的农村孩子,依然只能依赖于已有的农村师资,甚至即便是直播班的学生,也有大量问题需要通过本地老师来解决。但在这个模式下,农村师资力量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呢?

    

    根据现有的报道,情况是有些令人担心的。

    

    广西平果中学的年纪主任邓福禧是这么做的,他不断强化成都七中教师的优秀,“要让学生对成都七中的老师有崇拜感,我们就进行洗脑,告诉他们七中老师就是最好的。我们自己的老师放在第二位,要做的事情就是管好自己的嘴巴”。

    

    这种做法确实强化了学生对成都七中老师的信赖,但本地老师的价值感在变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感觉在教室里像一个木偶。”时间长了之后,甚至有同学发现有任课老师上课时搬着凳子在教室后面睡着了。

    

    

    

    广西平果高中的直播班

    

    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农村老师能力退化,地位降低,自信不足,也不会受到学生尊重。但这些直播班学生还需要这些老师,非直播班的学生更需要这些老师。这可怎么办?全球教师地位指数报告的结论正是,教师地位与学生成绩存在直接关系。直播班如果只成就少数农村精英学生,却让大部分学生成绩原地踏步乃至倒退,这是得不偿失的。

    

    基于此,教育专家熊丙奇对“一块屏幕”的看法值得重视,他认为,让贫困地区学生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首先必须解决贫困地区的教师队伍建设问题,只有基于师资队伍建设引入在线教育,才能让在线教育真正发挥作用,“对乡村学校来讲,必须加大对乡村教育的投入,尤其是对师资的投入,这其实是乡村教育最大的短板,离开了师资,所有的技术所有的设备都有可能成为摆设。”

    

    家长和学生如何看待教师的价值和地位,归根到底在于“教育是否对他们有用”。如果没用,再怎么强调尊师重教的传统,恐怕意义也是有限的。

    

    所以,尽管在这项关于尊师重教的国际调查中,中国排名全球第一,但也有必要居安思危,尤其该关注农村教师地位问题。若该问题无法很好的解决,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城乡二元结构的不平衡。

    

    

    

    今日话题·腾讯新闻出品 | 第4392期

文章评论

Top